庞伟:景观与生活

2016-08-09 18:40:15 中国建筑报道

广州土人景观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兼首席设计师  庞伟

有一则佚事,讲到甲骨学家商承祚先生,晚年神志恍惚,喜欢搬运校园内熊猫形状的垃圾箱,置其于竹林之中,谓之“保护国宝”。

一代学人与特定的时代都已逝去,但每当我们不经意触及所谓“历史”细节,仍不免感慨系之。但倘若能“没心没肺”一下,能够罔顾“历史”的沉重,我们在上面的故事里,又似乎能够理解读出一种“行为艺术”的意味,商先生过的是一种“景观生活”!他致力于调整生活中景观的错位,熊猫是应当在竹林之中啃竹子的,而非蹲在路边吃路人的垃圾!商先生的“荒诞”是在反抗社会“常识”的荒诞。

景观就是社会生活投射在土地上的画面,社会生活出了问题,投射的过程也会扭曲,最后带来景观的问题,带来荒诞。国外出的《企鹅戏剧词典》对于荒诞认识独到,它定义荒诞为“人与环境之间失去和谐后生存的无目的性。”

眼下的社会生活看起来令人眼花缭乱,但其逻辑却率直单一,人们要过好日子,好日子首先就是物质上的富裕,而物质的富裕如果要诉诸形象,要画出个样子,人们想到和追求的就是西方富裕社会的面貌和图画。

不能再只是“元宝、洋钱、洋纱衫……秀才娘子的一张宁式床”那么简单了,从建筑、景观直到男女富人们的手袋都在追慕西方的奢侈感。当然,仅仅搬来一个名字的成本是最低的,而效果又很彰显,于是举国上下多洋名楼盘,从大城到小城到乡间……

景观又是人们愿望的产物,旧时人们心里头慕仙崇道,标榜风雅,就产生出一个个山石嶙峋、奇岩怪出、香花美草的古代园林。

(1/3)上一页 下一页 阅读全文

热点推荐

猜你喜欢

触屏版 | 网页版 | 评校网版权所有